一路“琴”声
发布时间:2012-12-03 浏览次数:

   我是来自音乐学院08-2班的米扬,在和田地区策勒县奴尔乡萨依巴格中学支教。回想起在和田的四个月,张开身上每一个毛孔去吸收和田的气息,是我在和田快乐生活的根本,也正是有了这种心态,我才能在各方面不断的收获着……音乐学院院长张欢教授曾经说过:双重乐感从理念上讲是文化间的相互尊重,从舞台上讲,是让我们学会聆听,学会欣赏不同民族不同风格的音乐。这句话始终贯穿在我和田支教四个月的教学工作中。

    我们都知道,新疆有深厚的音乐文化底蕴,作为新疆最具代表性的民族之一,维吾尔族具有良好的音乐传统。作为一名从内地来新疆学习音乐的学生,我对这里的一切音乐元素都抱有极大地好奇心。在昆仑山腹地,那里的维吾尔族牧民用着一种叫牧羊人热瓦普的乐器。相比起我们平时见到的那种喀什热瓦普,这种热瓦普要更古老,更有研究价值。对于这种只听过没见过的乐器,我自然不会放过。于是我在学生的引领下,我展开了寻找热瓦普的行动。仅靠步行,我辗转走遍了奴尔乡的四个村子,先后找到了四把牧羊人热瓦普,并成功收购回了两把。其中那把已经有五十年历史的牧羊人热瓦普,我决定把它捐献给音乐学院,作为学院对我四年培养的回报。而另外一把,正是现在图片上展示的这把,大家请看,细细的羊肠弦,再现了维吾尔人高超的乐器制作工艺,短小的琴身,则是为了方便牧民在马上携带和演奏,而演奏出的双声部音乐,则流露出了与草原文明交流融合的痕迹。

    维吾尔族木卡姆艺术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出的非物质文化遗产。但是我发现,这里大多数人认为民歌和木卡姆都是属于过去的文化,通常以欣赏的角度去看待,因此,传承者越来越少了。作为一名音乐教师,我深知传统音乐艺术传承的重要性,没有年轻人的文化,必定是一份走向消亡的文化。我暗下决心,一定要给孩子们创造出一个环境,让他们能够感受到本民族音乐文化的魅力。于是我自费请来了一位技艺高超,语言表达能力强的民间艺人,定期给孩子们教授本地的乐器、民歌,木卡姆选段。同时,用自己在学校里学到的知识,教授手鼓课,采取双语演唱教学的方法,给孩子们教授《塔里木》《牡丹汗》等歌曲,还利用第二课堂活动中组织了一场雪中的麦西来甫。这些新颖的教学方法得到了孩子们异常热烈的欢迎,教学效果非常显著。

     在我走访民间艺人的途中,遇到了一位让我印象深刻的老人,他说自己是一名老党员,一定要给我弹唱一首红歌——《三大纪律八项注意》,因为热爱,我收获了最真实的艺术;因为用心,我收获了老师和学生的认可;因为尊重,我收获了当地百姓的友谊。12月22日,冬至那天,在我的支教生活即将结束的前夕,实习学校多来提校长到我宿舍告诉我一个好消息,奴尔乡的民间艺人们在得知我对维吾尔传统音乐的喜爱时,他们决定送给我一份礼物,只记得那天晚上,整个奴尔乡最好的民间艺人都聚集到了学校,他们专门给我开了一场让我终生难忘的欢送麦西来甫。整个麦西来甫持续了五个小时,艺人们唱得嗓子都哑了。面对眼前的艺人近乎疯狂的演奏和忘情的演唱,我被彻底感动了,震撼了,因为他们的歌是热烈的,一发动情的。我如饥似渴的聆听着,感受着,瞪大了眼睛,举着相机生怕错过了任何一个镜头。记得在大学里,我也听过一些维吾尔歌曲,可是和田的歌自有不同之处,它似乎更散漫,更缠绕,更辽阔,没有开头,也没有结尾,抒不完的感情,让你一听就陷落在那里,痴醉在那里。以至于我从和田回来之后几个月里,一直都在哼唱着麦西来甫上的歌曲,总觉得那旋律是如此的让人记忆犹新,难以忘怀。

    四个月的支教生活,让我有一种如鱼得水,如沐春风的感觉。那里的人们生活安静祥和,那里的孩子们无论物质条件多么匮乏,却依然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快乐。假如让我用一个字来形容和田,那么我认为没有比“土”这个字再合适的了。曲调土,歌词土,仿佛艺人每次拨动都塔尔的琴弦时都会蹦起土来。没错,因为这就是和田!不掺杂任何利益,原汁原味,充满着朴素、善良、真挚情感的和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