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光易逝,支教匆匆
发布时间:2017-04-27 浏览次数:

虽是曲终人散时,梦里不知身是客

文/周在江 数学科学学院  图/选自实习支教照片集

 

离别前语:《念奴娇寒迫》

  昨夜听花落,落满坡。早起暖衣着,且斟酌,三杯两盏难行过,夺门隐轮廓,萧洒塔山郭。

  念长路寂陌,陌难说。只憾别时错,嘉年过,千里风云卷日薄,暮色衔春锣,共邀蟾兔国。

  注:塔山郭,塔山代指塔里木河,天山。郭,小城之意。嘉年,诗经腊月嘉年,代指十二月。

  相见时难别亦难,时光总是不知疲倦,无论你生活如何,又专注沉迷于什么,他总是不紧不慢,一步步走来,终有一天,他叩响门扉,你才恍然大悟,若梦初醒。

  支教的尾声迫近,离别之时将临。没有欣喜若狂或落寞如斯之情,没有难以割舍或超脱彼岸之感,更没有当凌绝顶或前途无量之心。孤独,在孤独之后唯一的感受,只有那平淡无奇方是生活的真谛。

点击查看原图

 

离别语落:《塞外广南行其一》

昼里平添三五度,夜来更伴幽凉光。

平沙幻影衔远空,戍人高筑戈染霜。

燕山血气惊罡斗,孤魂绝声泣幽扬。

弹指一挥三千将,不负我辈仲谋郞。

  注:燕山,霍去病北驱匈奴,立碑文于燕山,以载功绩。仲谋郞,取自辛弃疾生子当如孙仲谋。

  功劳苦劳评判于他人,唯自己心知肚明。此次支教之旅,若征夫远行,不敢妄谈建功立业,报效家国,仅是为了开拓视野,锻炼生活。这一切结束,无所夸耀,只保留一段记忆于心中就好,关于这里的孩子,这里的生活,这里的故事。

离别尾声:《一封幸运》

山迷恋这,

雪落风清,

水徜徉于,

皎月霜轻。

你离我有多远?

恰似咫尺,

却又天涯。

山高水远,

云深不知。

我不能悄悄的来,

也悄悄的离开,

我挥一挥衣袖,

要带走一片云彩,

唯有我手捧的一封幸运,

书写了一个又一个甜美的梦。

就在昨日,

也在今时,

我埋下了秋天的种子,

遥远过后,

能否聆听,

春风拂动,

雨落芽音。

  注:挥一挥衣袖……,取自徐志摩《再别康桥》。

  愿我在说离别之语前,能让孩子们树立起自己的梦想,在远离城市喧嚣的童年里,能有那么一盏属于自己心中的梦想之灯,在其光芒的照耀下,无论多远,多艰难,依旧能执着前行。

  再见支教,再见南疆,再见我的二零一六。

点击查看原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