支教周记——我欲天上雨,慨然惊鸿曲
发布时间:2017-04-20 浏览次数:

 我欲天上雨,慨然惊鸿曲

文/周在江  数学科学学院  图/选自优秀支教照片集

    我欲天雨,与尔共衣。斋戒沐浴,高奏萧鼓。滂沱气弥,润泽万里。铿锵来兮,流火浇熄。潜晷载阳,霜露发起。割舍鱼服,采薇启居。

    相逢春朝花月夜,共听潮起雪落音。人若这天上之雨,落入凡尘。从天出生,落地而陨,这中间地过程,相逢也好,纠缠也罢,便是这滴雨的人生。

    若春夏支教,我们便是恰逢春朝花月,而于秋冬,我们便共听潮起雪落声。可春夏秋冬终有更替完结之时,而如今,恰是暮春之时,七月流火,潮起无声,雪落难闻。

    东坡说回首向来萧瑟处,也无风雨也无晴。但并非每个人都是如此豁达乐观。就如一场风雨,尽管再如何平静,可依旧会有花朵因其而绽放,于自然,于心中。

    南疆的寒冷在十一二月被巍峨的天山所阻断,让生活在这的人丝毫不觉在山的另一面会是千里雪飘,万里冰封。但仅有的那么一丝寒气越过了天山,带来了初雪,才让人们体会到了冬的寒冷。可随后雪落无声,阳光洒下,那对冬的一触之觉也消失殆尽。

    当工作转变,从副课到主课,从十六节打到五折,心里也不知该高兴还是忧愁。工作的减少,每天的时间却似乎更加紧张,原本中午的午休也渐渐取消,取而代之的则是乒乓球技的提升。一个午后,大汗淋漓,好像这样的健身活动许久都没有做过了。

    每晚,总有红花郎提醒你,离返校还有三十天,二十九,二十八……,那些曾今许下豪言壮语,期望能在战场上马革裹尸还的将士们,如今早已是大功告成,只盼卸甲归田,怀揽妻儿。甚至有那么几个功勋卓绝的,怕是早已想好归处,驾着香车,拦着美人,睡前再来碗黄粱米。

    人生若雨,若你心中无欲,那么你此生无愉。若你手中无渔,那么你此生无余。若你有一念之愚,那么将此生无逾。

    长路漫漫,比之西去灵山如何,比之蜀道而行如何,比之长征转战南北又如何?你若梦中孤枕,醒来天街伴小雨,那便慨然而歌,终有一曲,定然惊鸿。

点击查看原图